防火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火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西汉宰相张安世夫人墓出土大量珍贵文物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4:45:03 阅读: 来源:防火管厂家

近日,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在对位于长安凤栖原上的西汉宰相张安世家族墓园的考古发掘过程中,在张安世墓东南侧30米处,发现一座规模相对较小的墓葬,经过进一步发掘,该墓葬被确认为张安世夫人墓葬。

5月20日,考古人员从该墓耳室内清理出近百件陶器、铁器、车马明器,并从墓室中清理出级别十分高的珍贵玉器。这些发现,为该墓园内墓葬时代的推定研究提供了直接的实物材料,尤其对下一步修建凤栖原西汉家族墓园博物馆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近日,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在对位于长安凤栖原上的西汉宰相张安世家族墓园进行考古发掘。图为张安世墓发掘全景及从墓中发掘出的汉代彩俑。阮班慧/摄

彩绘陶甲士俑折射墓主军旅生涯

记者在编号为K6的从葬坑内看到,考古人员正在这个长约13米、宽5米、深5米的坑内一件一件发掘、提取着衣式彩绘陶甲士俑,俑的排列和武器配备非常清晰,这些陶甲士俑全部裸体,头、躯体、腿足等主体部分模制并加以修饰,发髻、生殖器、足趾等部位则以手工捏制,烧成后再装胳膊,施彩绘,着衣戴饰,制作相当细腻。现在这些甲士俑的胳膊、衣、甲装等都已腐朽成灰,不过俑体依然姿容生动,彩绘鲜亮。

考古人员说,这个坑没有被盗贼光顾过,坑内共有随葬彩绘陶甲士俑、木俑400余件,目前已经提取了240件。另外还从编号为K5的从葬坑内发掘、提取着衣式陶甲士俑255件,用于陪葬的彩绘陶俑在西汉时期只能是皇家所有,从一朝宰相墓地发现这些文物,唯一的解释只能是皇帝所赐,足以显示出张安世当时地位的显赫。K5从葬坑内还出土了“卫将长史”、“当百将印”等铜印,弥足珍贵。

所有的从葬坑内共有彩绘陶甲士俑、木甲士俑近千件,还有大量鎏金银器、错金银器、铁撠、铁刀、弩机、箭镞、青铜印章、青铜钟、青铜钺等金属兵器以及小型车马等其它用器。这些属于军旅内容的文物,种类多,内涵丰富,足以折射出“甲”字大墓墓主人张安世的军旅生涯。

张安世夫人墓葬玉器堪称珍品

考古人员丁岩从库房拿出刚刚从该墓室中发掘出来一件直径约12厘米的玉璧,一件玉衣残片、两件玉塞、两件玉石眼罩说,虽然这个墓室被盗严重,但是这几件玉器的品质和规格非常高,算得上对西汉时期墓葬发掘过程中见到的玉器文物珍品。

在耳室内,共有陶器、铁器、车马明器近百件。这些随葬陶器的形式与墓园的主人墓葬出土的相类似,可见其埋葬时间也比较接近。依据该墓葬形制、时代特征和处于墓园中的位置,可以确认其应该为大型“甲”字形墓葬主人张安世夫人的墓葬。据文献记载,“安世尊为公侯,食邑万户,然身衣弋绨,夫人自纺绩,家童七百人,皆有手技作事,内治产业,累织纤微,是以能殖其货,富于大将军光。天子甚尊惮大将军,然内亲安世,心密于光焉。”这说明张安世夫人生前为人低调,对人随和,虽然家里非常富有,仍然坚持自己纺织。

12座小墓葬包围“甲”字形大墓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凤栖原西端的航天科技产业园北侧一个工地上时,这里分布着10余座已经开挖发掘的古墓葬。这里地势高亢,南对潏水秦岭,西临韦曲古镇,东距杜陵大约6公里。墓群中央有一座呈“甲”字形的大型古墓,正在对一处墓葬进行发掘的考古人员丁岩说,这座呈“甲”字形的是西汉宰相张安世的墓,墓园东、西、北三面以外分布着祔葬及其后世墓葬共12座,形成了一个非常少见、保存相对完整的家族墓园。

丁岩说,这个墓园主从分明,脉络清晰,且延续长久,现已发掘祔葬墓10座,根据墓葬形制和出土钱币器物,确认该墓地从西汉中期一直延续到王莽新朝。他们对墓园和大多祔葬墓都作了发掘,各座墓室都严重被盗,所幸墓葬形制还都完整,耳室内幸存有重要器物。截至目前,共出土各种鎏金银、错金银、玉、铜、铁、原始瓷、陶、骨、封泥等质地的精美文物2000多件,另有许多宝贵的彩绘漆饰、皮革竹木残留等。在历次发掘的西汉诸侯、将相墓中,这次收获丰硕。“甲”字形主墓正东约80米处有一个祠堂建筑基址,其主体部分是一个边长为19米的方形堂室,考古人员目前已经清理出较为完整的台基、柱础、门道、回廊、踏步、散水等建筑遗迹,出土有完整的方砖、条砖、板瓦、瓦当等。丁岩说,祠堂建筑后期还经扩建,扩建部分遗迹虽然零星破碎,但地层关系仍清晰可寻。

墓园主人张安世身份敲定

丁岩告诉记者,他们在对“甲”字形的大型古墓发掘过程中,从4号葬坑中发现大型篆书“张”字铜印一枚,印面长7厘米,宽4厘米,有印捉。这表明该从葬坑为“张”氏所属,该大型“甲”字形墓葬的主人应为“张”姓,该墓园即为张氏墓园。耳室内出土20 多枚“卫将长史”封泥,表明墓主可能职掌“卫将军”。通过这些“硬件”证据,他们查阅史料发现,西汉时期曾经担任过卫将军的张姓人物只有张安世一人,而文献记载张安世的葬地也正好在这一带。

发掘现场如此高规格的墓园、大型高等级漆绘车辆、高等级从葬甲士俑、高规格祠堂建筑和许多高规格的随葬重器等实物证据,都与“软件”的文献记载张安世死后御赐茔地,御送“轻车甲士”,“将作”营建,“起冢祠堂”相合,文献与发掘资料双重印证了该墓园即属汉宣帝赐予的墓园,墓主应即张安世。考古发掘揭示的墓园及祔葬墓所反映的家族墓地的基本情况,与张安世及其家族的消长和所处时代的变化完全符合,凤栖原家族墓地也应该是张安世家族墓地。

“甲”字大墓将建博物馆

丁岩告诉记者,凤栖原西汉张安世家族墓地墓主确定,年代清楚,延续脉络明晰的列侯等级墓地稀见,尤其要素齐全的墓园及其从葬、祠堂稀见,因而在汉代墓葬制度、礼仪文化、社会历史研究中有特殊价值和很强的标尺意义。

这次发现有许多认识价值独特的考古迹象和许多精美文物,也为考古学研究提供了不可多得的时代标尺和重要参考资料。这些都为下一步修建凤栖原西汉家族墓园博物馆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意义十分重大。

凤栖原西汉家族墓地是在“甲”字形大型墓为主墓的墓园基础上,后世多代延续祔葬形成的家族墓地,总面积61600平方米。

中介服务

木工削边机价格

自动称重机图片

油封弹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