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火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火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伊朗远去的革命

发布时间:2020-07-13 15:37:29 阅读: 来源:防火管厂家

从高加索山脉到印度洋之滨,伊朗人正密切关注着政府同外国势力就贸易制裁所进行的讨价还价(该制裁旨在限制伊朗的核计划)。一个勉强维持经营的罐头厂的老板指着其办公室一角说道:看到那台电视机了吗?我每天不停地盯着它看,希望看到解除制裁的消息。

伊朗称发展核能只用于和平目的,西方则担心其正在制造核武器,这种担心不无道理。为了防止中东地区出现核竞赛,美国及其盟友让伊朗难以参与国际贸易,使其石油出口量较以前下降了一半。至于伊朗政府,已经中断了同包括美国在内的敌人进行旷日持久、公开磋商的习惯。各方都希望找到一个解决方案来打破这一久拖不决的僵局。2014年11月24日,伊朗与六国(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中国和德国)未能就其核计划达成阶段性协议,最后期限被推至2015年6月底。该协议一旦达成,将产生广泛的地缘政治影响,同时也有可能把伊朗进一步推向现代化。

眼下,民主世界大多对伊朗持不喜欢、不信任的态度。如今,这个国家真的有可能造出原子弹。当伊朗同外部世界断绝联系时,世人对于伊朗人在多大程度上发生了改变并不清楚。它已经不再是那个满怀仇恨怒火、渴望打破旧秩序的国家,相反,革命已经进入了幻想破灭、心神不宁的中年时代。或许,这不是一个始终美好的国家,但也不是一个始终邪恶的国家。

说实话,伊朗很难揣摩。它经常让游客觉得自己不受欢迎,那些能够获得宝贵签证的记者在离开(颁发伊朗签证的机构)时都有一种不确定感。没有几个伊朗人敢于敞开心扉,多年来,伊朗政府甚至拒绝和世界银行分享信息。约翰林伯特是一名美国外交官,1979年曾在德黑兰被扣为人质,2010年约翰从公职退休时说:过去几十年间,华盛顿方面几乎没有人去过伊朗。

不过这个国家明显变了。这个政权可能仍然对西方不信任,还叫嚷着要在那些暴君统治的国家里播撒革命的种子,但已经没有了以往的那种革命激情和乏味的守旧思想。数月前,伊朗外长扎里夫先生在一家西方政策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文中提到,全球化的持续演进,无论被各国如何接受和定义,无论是被赞美还是被鄙视,都给全世界所有国家的外交政策带去了影响,无论是大国还是小国,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今天大多数国家政权都已经认识到,孤立,无论是自愿还是强加的,既不是一种美德,也不是一种优势。如今,伊朗渴望和任何能购买其石油的国家进行贸易全球化思想战胜了清教主义。

作为一项政治目标,革命也是有保质期的。波兰历史学家亚当米奇尼克曾经说过:绝大部分革命都分为两个阶段:革命的第一阶段人们为自由而战,革命的第二阶段则是为权力而战。第一阶段通常弘扬了人类的自由精神,并展示出人性最美好的一面;第二阶段则会释放出最坏的那部分:嫉妒、阴谋、贪婪、多疑以及复仇的欲望。伊朗革命也遵循了这个模式。1979年的革命以无畏的街头抗议拉开序幕,但不久就出现了内讧。数千人被处决,财产被查封,食不果腹。

按理说,革命还有第三个阶段:为了被认可而斗争的阶段。一朝权力在握,革命者经常寻求外界强者的认可。在全球化的世界里,这意味着要和贸易大国建立联系。伊朗革命者的孩子们早就走在这条路上,他们可以优先接受西方的教育,享受亚洲的消费品市场。即使是强硬派也允许他们的孩子满世界飞。1979年伊朗革命的政治和精神领袖霍梅尼的后代,便纷纷投入西方文化的怀抱。霍梅尼的15个孙辈中,有7个曾公开批评过爷爷的政权。那群35年前把西方外交官扣为人质的学生已经摇身变为温和的改革派,希望与西方世界联系得更加紧密。曾在德黑兰市政厅任职的易卜拉欣阿斯加尔扎德是改革派的代言人之一,他说:我不会再鲁莽行事,我相信有条不紊的改革要比狂飙突进更有生命力。

革命的渴望在各个方向都在消退。2009年,改革派曾试图把当时的政府赶下台,因为他们认为这个政府是通过人为操纵大选才上台的,是非法的。改革派最终失败了,这让他们身心俱疲。从那时起,改革派渐渐冷静,保守派也逐渐意识到,激越的革命只会威胁国家的海外利益。阿拉伯之春的余波吓坏了所有人,一位驻德黑兰的西方外交官说,如今的伊朗是一个稳定的堡垒,这个政权的合法性已经不成问题。

革命激情虽然已经退却,但对于伊朗现政权来说,1979年的革命依然具有正统地位。很多伊朗人,至少是在伊朗全国人口中占多数的波斯人,还是把本国的革命与其他国家推翻异国压迫者的民族解放运动联系在一起。环顾整个阿拉伯、土耳其以及南亚,他们感到自己在邻国里没有朋友。这是理解伊朗外交政策的关键点,也解释了为什么伊朗人宁可承受制裁造成的痛苦也要支持政府的核计划。在社会变革的迷茫期,核计划被很多人看作是国家实力的象征。

绥化工服订制

阆中西服制作

嘉兴订做西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