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火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火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沈建光降息降准稳增长才能促改革

发布时间:2021-01-21 16:34:54 阅读: 来源:防火管厂家

沈建光:降息降准 稳增长才能促改革

尽管经济仍在下行,但仍有很多经济学家不建议用降息降准的手段刺激经济。不过,瑞穗证劵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却另有想法。他早在今年5月就提出央行应该全面降准的建议。  日前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沈建光称,经济一旦出现下行,就无法掌控下行的趋势,万一出现经济硬着陆,改革也很难继续推进;只有在保证经济稳定的情况下,改革才能更好地进行下去。

稳增长才能促改革  第一财经日报:你能否用一句话概括目前中国的宏观经济形势?  沈建光:现在宏观经济形势是面临着三大阵痛期叠加造成的非常困难的转型,同时又遭受到维持经济增长的巨大挑战。用一句话概括就是,经济转型与经济增长是一个艰难的平衡。转型非常关键,难度很大,同时又不能让经济出现硬着陆。  日报:你对今年主要经济数据的预测是怎样的?  沈建光:今年我觉得通胀也就是2.2%左右,不会是一个问题。但我现在觉得GDP增速会越来越走低,本来年初觉得7.4%能勉强达标,但现在觉得最多也就7.3%了。我之所以对今年经济前景预测有所下调,是看到了转型的困难,发现改革也不是很容易就能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制造业投资、房地产投资都在下行,问题已经很严峻。  政府面临的改革可能会在两种可能性下推进:一种是政府容忍经济的低增长去推进改革。但这里一直存在争议,我个人觉得,这种倒逼改革在经济很差的情况下是进行不下去的。另一种就是允许经济下行一点,但是经济增速还能稳定在7%以上,然后推进改革。  目前看来,第一种反而有更多人能接受,但我担心如果经济真的开始下行,会很难控制,不能说我就控制在7%的增速,因为趋势正在向下,而且这种下降速度也会变得很快,稍微不注意,可能就会让房地产硬着陆。所以我可能担心政府在制定经济政策的时候并没有重视这样的风险。如果经济硬着陆了,改革根本推进不了,到时候经济混乱、金融危机、大量企业和银行倒闭,你所想的就是如何救市、防止失业,怎么还有精力去改革呢?  两个风险莫忽视  日报:你认为当下经济有哪些主要风险因素?哪些特别值得关注?该如何防控此类风险?  沈建光:目前有两个风险我认为管理层还没有足够重视,第一是海外经济的动荡,尽管现在出口还不错,但其中隐忧很大。比如欧洲的地缘风险,德国 、英国的经济都在向下走,美国经济也并不稳健,这对未来中国经济的增长会造成不小的影响。  第二是结构性改革可能会让劳务市场转差。现在劳务市场还不错,主要因为有大量的“僵尸”企业的存在,有很多大型国有企业尽管已经亏损,但还在生产,银行把很多贷款借给这些亏损企业。一旦真正开始实施结构性改革,把国有企业中的亏损企业兼并重组,这样失业率肯定会上升。  此外,房地产可能也是一个风险点。目前房地产市场已经供大于求,去年房地产销售13亿平方米,今年肯定已经下降10%,说明市场已经出现转折点。而供给还在不断增加,需求却不动了,就造成房地产市场生意越来越淡,但我觉得值得注意的是不能让市场出现大幅下降。短期来看,房地产的风险是很大的,一旦下行就很麻烦。不过,如果房地产出问题,政府肯定会救的。现在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就是按揭贷款融资贵,所以我对房地产越来越担心,这样会抑制一些刚性需求。但总体上,中国房地产市场还是比较安全,我们现在还在城镇化进程中,加上老百姓的房贷占GDP比重只有20%,这在国际上都属于非常低的水平。我们完全不至于到崩盘的地步,现在就是要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特别在按揭贷款上。  保持高存准率不明智  日报:这涉及到一些货币政策的调整。你认为目前中国的货币政策需要如何调整?  沈建光:我觉得货币政策需要调整,现在的定向宽松连人民银行也说是有副作用的,不能长期使用,不过是短期内能起到一些作用。货币政策是一个总量工具,但对于调整经济结构,财政政策可能会更好。  现在降准降息是最正常的货币政策工具。比如过去通胀在3.5%的水平,现在通胀在2%,那利率就该低,这与刺激经济并不相关,而是与经济周期相适应。现在PPI是负的,而且已经负了30个月,这肯定是历史上最长的一次,在制造业出现通缩的情况下,保持20%的存款准备金率是不明智的。  5月份我已经开始说,降准势在必行,当时我就觉得经济下行压力很大,因为“三期叠加”的转型压力非常大。后来进行定向降准让我不太明白。今年央行表外已经在收缩了,这时候表内就应该制造一些宽松政策。很多人把这理解为刺激经济,但我觉得这完全是对冲影子银行收缩造成的负面影响。现在存款准备金率是20%,把它降到18%、16%都不会有任何问题,对经济也有帮助。这样的货币政策能更有效地稳定经济,更好地推进改革。  日报:那你对目前中国的金融改革有什么样的看法?未来最期待的金融改革政策是什么?  沈建光:其实目前金融改革已经走得很快了,利率市场化、资本管制开放、人民币汇率浮动、境外的债券市场等,都做得不错。但是现在很多问题是要跟其他改革配套,如果其他改革不做,金融改革也不能走得太远。像国企改革、财政改革、地方融资平台的改革,就跟地方发债及债券市场的进一步发展都有关系,所以我觉得现在金融改革最需要改善的地方就是其他体制改革也必须跟上来。  举个例子,比如利率实现市场化了,让企业以及银行根据市场来决定利率,但实际上有的亏损企业为了不倒闭,就拼命借钱,再高的利率也借,这样利率市场化的结果就是利率不断上升,跟经济增长没关系,这是非常不健康的,也不是金融改革所能解决的。  今年比较期待的金融改革政策是利率市场化能继续。我认为明年应该可以实现利率基本市场化。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